当前位置:bet3365娱乐场 > 企业文化 > 我在bet3365

我在bet3365

美的岁月美出风采

中国联合水泥集团有限公司 石群良

来源:CNBM发布时间:2012/4/12 17:55:38

       书桌上放着一本越南诗人曾广健的诗集《美的岁月》,诗集中的曾广健正阳光,阳光得脸上总挂着灿烂甜美的微笑,阳光得在青葱的岁月中舒展着诗的花朵,并将枝蔓伸向蓝天,用笑脸面对生活,用微笑酿造诗美,用活力张扬个性与青春——“一喜/一怒/一哀/一乐/串起的日子是粒粒/多姿多彩”(《美的岁月》)。

       在海内外的华人诗人中,美国的非马、塞遥,大陆的麦芒、鲁行都是写微型诗的高手,尤其非马的诗,将微型诗的创作推向了极致。微型诗是袖珍的花,因其晶莹剔透并饱含哲理意趣,深受人们的喜爱。

       曾广健先生的诗属微型诗范畴。他为越南《西贡解放日报》的记者,同时还兼职着《越南华文文学》季刊编委,华人摄影会副会长,其作品在美国《亚省时报》、《新大陆》,越南《西贡解放日报》、《越南华文文学》,台湾《笠》、《创世纪诗杂志》、《台湾诗学》、《人间福报》,大陆《人民日报》、《稻香湖》等海内外报刊缤纷亮相。纵观曾广健先生的微型诗,其创作有如下特点:

       意境新。如:“心里住进了/一屋子/鬼影”(《疑》),微型诗很小,小到10个字,但就这10个字却有着饱满意象丰盈出的想象空间——世界上多疑的人何其多也,而这些人的心里,不是无一例外的“住进了/一屋子/鬼影”。再如《镜子》:“每一张面孔出现/为什么/为什么都是/匆匆过客”。再如《浪头》:“总是不肯屈服/时刻挺胸跃起/放眼世界”。“把心房掏空/用来/容/你”(《期待》)。所表达的,都是不甘于现状抑或潜在的意旨。写微型诗,贵在多规定意旨(非模糊)留下的丰富的想象空间。

       富哲理。微型诗以哲理见长。如:“总是不停地/衡量别人的/长与短//却不去度出自己的/短与长”(《尺》),如“点血滴汗的/凝聚/细嚼时/满是/苦辣酸甜”(《饭》)。当然,哲理诗以“象”著形,没有饱满意象的支撑,就会写成纯粹性的哲理式格言,而这类格言解读式哲理诗,已经弥漫了人们疲劳的审美视野,所以,微型哲理诗仍然有很大的创造空间需要开拓。

       有真情。有真情的作品最能打动人,如歌曲《十五的月亮》《常回家看看》等,朴素的真情往往能打败前卫的技巧:如《烦》:“如蚕吐丝的/雨/在心中/织出网来。”另如《失望》:“仰望/朝阳对我/浅笑//俯首/拾起只是洒满一地的/幻影。”“烦”时失望时的心境及形貌透过纸背自然的“冒” 了出来。年轻阳光的曾广健在海外打拼,怎能处处遂心所愿啊,他也会有忧烦和失落,而这种体悟,大凡想干事业的人,恐怕都会体验过。如我刚刚在河南《时代报告》上发表的诗作《雾》,所表达的情愫就是“一朵希望的花因雾被一块石头绊了一脚”的心路历程。

       有意趣。著名诗歌理论家、诗人阿红说“无趣不成艺术”。微型诗是诗歌艺术家族中的新成员,由于其惜墨如金、以象会意,是诗歌中的“快餐”式文化。好的微型诗,令人过目弥久难忘,也正因其短小,其用墨着色才尤为谨慎,正因为这样,若在微型诗中融入意趣,无疑会愉悦读者的眼睛。曾广健先生的微型诗就有意趣的营造:“久久已经把相思淡忘/偏偏今夜的一通电话/卡在心口的/伤处”(《月缺》之二)。“随着晚钟声响之后/心在呻吟//原来一粒尘埃/辗转难眠”(《钟声》)。例举的虽有伤感的凄婉情愫,但苦中作乐,依然成趣,如饮咖啡,让人在品茗中体味诗人辗转连绵的意绪。

       我喜欢微型诗,刚写诗那阵儿写的大都是微型诗,我写的最短的一首微型图像诗《流萤》,仅6个字:

       打着灯笼

       拾秋

       此诗发表在《绿风》诗刊“小诗十家”,并在全国微篇文学作品大赛中获得二等奖。我写微型诗缘于辽宁的《当代诗歌》月刊,该刊于1986年由著名诗论家、诗人阿红任主编,他高举现代主义与现实主义合流的大旗,刊物设了“忧患意识”“迷你哲理诗”以及连线海外诗人的栏目,团结了一大批海内外诗人,极具创意,成为当时最有影响力的诗刊之一(也是最早与台湾《葡萄园》诗刊“联姻”的诗刊之一),其中的“迷你哲理诗”栏就深受诗爱者的欢迎,我就是在那个时候因参加《鸭绿江》文学创作函授学习,开始与《鸭涵》(《鸭涵》《当代诗歌》函授是全国首家将文化创意作为产业经营的函授创作中心,之后,全国开始兴起了方方面面的函授)的首创人、高级讲师阿红老师信识、面识至今并饱受其影响的诗作者。1988年9月,由阿红老师选编了一本微型诗集《迷你哲理诗》的微型诗集,诗集版式及内容均很“迷你”(我的一首关于海的微型诗就被选入他后续编辑的一本微型诗集中)。应该说,大陆诗坛为微型诗推波助澜者应该是阿红老师。90年代初,由青年诗人李青松在湖南邵阳创办了民刊《哲理诗》刊,反响强烈,受到了冰心等前辈作家的关注。《哲》刊连同李青松本人移居北京,之后,由穆仁主编,在重庆又有一份《中国微型诗》问世,为“微型诗”争得了属于自己的领地。

       写微型诗需天赋,曾广建先生就颇有这方面的天赋:“一面碧玉如镜/青葱树影婆娑点缀?你热情的拥抱//我只是过客/我不敢“怜香惜玉”/我只可拾起几缕青烟/去作诗”(《地热谷》),作为记者与诗人于一身且喜欢周游的曾广健先生,香港、台湾、大陆……到处都留下了他晶莹的哲思:“波光粼粼流连天际/阳光笑我不过是/沧海的/一粒”(《站在船头上》)。曾广健先生所创作的诗虽小,但很缤纷,很热闹,除了上述例举外,还有讽刺诗、图像诗,题照诗等等,图像诗能产生视角立体的动感,曾广健有很多这样的架构,只要用好了,就会闪亮读者的眼睛。如《烦》《浪头》等。在图像诗创作中,阿红、非马的诗写得最好,如非马的《鸟笼》:

       打开
       鸟笼的
       门
       让鸟飞
       走
       把自由
       还给
       鸟
       笼

       当下的微型诗,已被大致框定为三行,主要是想和小诗有个分水岭,但我认为,微型诗的形式应服从于内容,该多长就多长,或3行,或6行,既然小脚早解放了,未必再为其穿上蹩脚的小鞋,旅美诗人非马就说“对于我,诗是艺术,多余或不足都是缺陷,都会损害到艺术的完整。”曾广健先生的微型诗就挺自由,尽管他的诗也并非字字珠玑,也有这样或那样的瑕疵,但纯天然的真玉大都有瑕疵,而外观完美的玉,大都是经过化学污染处理后的B货或C货,大都有了人为造假的痕迹,就少了灵气。我想,如果他能在陌生化意象的营造,尤其加大通感、荒诞、怪诞等当下技法的吸纳与融入,他的创造空间一定会更大。

       曾广健先生在《美的岁月》中说:“一曲雨的浪漫后/当和风打开心扉时/阳光/跃/出/七彩缤纷”。让我们期待着“七彩缤纷”时刻的到来。     

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